历史上的国君大抵都是穷奢极欲之人,生前住大房子,死后也要住大房子,但是今天文中的男猪脚却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主儿,活着爱折腾,死了也要玩个行为艺术。

晋景公,姬姓,名獳,一名据,就是着名的“赵氏孤儿”故事中晋国的君主,他爸爸是晋成公,但是他爸不给力,才活了七年就去见马克思了,不得已自己走马上任,后人称为晋景公。

我们都知道,自从晋文公以来晋国就是个大国,东周这块地的扛把子,说一不二的存在,大家都叫它“霸主”。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手底下的小弟们逐渐不服气了,首先是南边的“楚”不服气,成天嗷嗷叫。楚国是个彪蛋,曾经对着周王说出“我揍是个野蛮人,有本事你来打我啊,哈哈哈“的话。楚国那地儿挺大,物产也挺丰富,没事就喝点乌龟老鳖汤之类的东西,所以养的膘肥体壮的,后来传到到了楚庄王。楚庄王这厮不仅体格好,脑子还好使,来了个“一鸣惊人”,在南方那地儿当了个小扛把子,不听原来的话事儿的晋国了。这哪里忍得了啊,晋景公一声令下:“给我削他丫的”,带着一帮子小弟组成联合国军就拍马杀来,以为能很快解决战斗,赶着回去过春节呢,没成想输了个精光,灰溜溜地跑回去了,霸主的位置也让给楚国了。

这哥们生前活的那个郁闷啊,没成想死了也不光彩。

那是公元前581年的一个夏天,赵氏孤儿刚过去两年,晋景公刚刚处理完尾大不掉的卿大夫势力,真正掌握生杀大权。对此晋景公颇为得意,每日喝着小酒,小日子过得很是逍遥。都说无事生非,估计景公平时太闲了,古代娱乐不丰富,没啥事只能去睡觉,这位主想象力很丰富,做梦也做得很生动,生动的把自己吓病了。

梦里他梦到啥了?梦到鬼了。一看那鬼长得披发垂地,以手击胸,暴跳于地,身长高大,长得那是十分的丑陋,比贞子吓人多了。长得不仅丑,还爱骂人:“景公这个混小子良心大大的坏,无缘无故地杀了我的子孙,我已经在上帝那里打了小报告,赶紧过来速速受死吧!”说完了就去抓景公,景公那个怕啊,东躲西藏的,跑到哪那厉鬼追到哪,大叫一声,就醒了才发觉原来是一场恶梦,从此一病不起。

国君的身体有恙,这是何等重大的事情,赶紧的,就一个医生来,哦,不,赶紧叫一个巫师来。当时着名的男科医生兼心理专家兼预言大师桑田被景公召见了。

老神棍桑田拿着王八盖捯饬半天,郑重其事地对晋景公说:“大王啊,您估计吃不到今年的新麦了”。景公听了很不开心,敢诅咒我死,良心那是大大地坏,敢情是活腻歪了,来人啊,给我轰出去。

神巫被轰出去后,景公的病却越来越严重了,来站起来都困难了。晋国的医疗水平一般,便决定向秦国求救。秦国和晋国世世代代都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医疗水平还高。晋国求救,秦国很重视,秦桓公决定派鼎鼎大名的缓教授来会诊。

永利游戏,在缓教授来之前,景公没消停,又做了个梦。

梦中,景公的病变成两个熊孩子,一个说:那个缓教授很厉害的,秦国医学届泰斗啊,分分钟要了我们的命,咱要跑路吗?另一个说:我们在肓上面,膏下面,妥妥的,八级地震都不怕,怕他个鸟?说完,俩熊孩子就从鼻子里钻进去了。景公醒来之后,老是感觉鼻子不舒服,胸膈之间疼痛异常。

缓教授来后,手段就是不一样,望闻问切一番,两眼的超声波往晋主席肚子里一探,沉痛地对景公说:“大王啊,您已经病入膏肓了无药可救了,您咋不早点叫我呢,早一点的话治好您那是坨坨地啊。”

虽然缓教授说的话,跟桑巫师一个意思。但景公感叹地说:“缓教授说的跟我做的梦一模一样,眼睛自带ct功能,太厉害了。”说完就给缓教授包了个大红包,让他回国了。

景公得到缓教授的权威诊断后,精神状态大好,腰不酸了,腿不痛了,胳膊腿也有劲了,一口气爬五楼也不喘气了,没成想景公竟然一口气熬到了秋天,等到麦子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