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如果《隋唐嘉话》这野史的记载比较可信的话,可以想见单雄信不止是个骁勇,而且还是个口齿轻薄之辈。当然,如果站在单雄信的角度来看,单雄信这些言语是显得很英雄潇洒,但站在世民的立场来看自然是足够把他气个七窍生烟的。若世民觉得自己深受单雄信的侮辱,那么单雄信差点取了他性命这仇恨恐怕还是其次,这口舌上的羞辱还更是要命。则不杀单雄信,又如何能消世民心头之忿?真实历史上,夏国的一介书生文人孔德昭就是据说因为撰写的檄文过份侮辱人,而被世民拉上汜水楼的楼头而直接推下楼去活活摔死的。有此“前车之鉴”,单雄信被斩首于洛水之滨的下场,又有何难以理解的呢?

我见过的解释有以下几种:其一,单雄信其实也不是很骁勇,而且当时统一全国的战争已经结束,世民已经不需要单雄信那样的勇将。这种观点我觉得说服力不大。要说单雄信不是很骁勇,那至少他比世民自己要强,因为他两度能威胁到世民的性命。而当时虽然统一全国的战争已经结束,但对外——主要是对突厥——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像单雄信这种骑兵大将,总归是多多益善的人才,没有理由说不需要的。

否定了以上两种比较流行的“解释”之后,我个人给出的解释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单雄信曾经两度威胁到世民的性命,所以世民不肯原谅他。我们还是不要被演义里那个“滥好人”的世民形象所影响,以为真实历史中的世民就是一个不会记恨、无条件地爱才的“主公”。演义过份强调世民的不计前嫌地爱才,编写了程知节作为瓦岗大将时曾经追杀过世民、尉迟敬德甚至曾经要求世民受他“胯下之辱”才肯降唐这些情节,其实在历史上全都没有发生过的。若真的发生过这种事情,只怕世民第一时间的反应是砍了他们的头,而不是招降他们。(后来对魏征这类文人不计前嫌,可魏征做建成的太子冼马时,其实也就劝过建成要下决心诛杀世民而已,动动嘴头,估计也没有很具体的计谋,作为东宫的僚属,说说这种句也很寻常。)

可是这是史实吗?我认为不然。这些人出身瓦岗,但瓦岗原来的头领是翟让,并不是什么单雄信。(所以翟让被李密所忌杀之后,众人才会开始对李密离心离德,成为瓦岗军由盛转衰的一个转折点。而李密之所以要杀翟让,还真的就是这种意见里的那个道理——尽管是翟让主动把自己的领导地位让给李密,他在众人之中的威望还是太高,使李密无法安心。)事实上,世民坚持斩杀单雄信时,也就只有世绩一人尽力相劝,秦琼等原来出身瓦岗的一批大将都没吭声。史书既然不介意记载世绩劝阻世民的言论,也就没有理由要回避记载其他原瓦岗大将的反对。显然是他们并不反对,所以没有记载。由此可见那些原瓦岗大将其实对单雄信并没有太密切的关系,也就世绩跟他是有过命的交情的。

永利游戏,其二,有一种意见认为,世民麾下有很多原属瓦岗军的骑兵大将,如秦琼、程知节、罗士信乃至世绩,而单雄信在这些人之中有很高的威望,这是世民不愿意收纳他的缘故。因为这种威望是统帅才应该有的,一军之中不妨多大将,却只能有一个人人服从、威信最高的统帅,单雄信进入唐军只会带来不良影响。这个意见很有新意,也很有道理。但问题在于,单雄信会是这么有威信的人吗?提出这种意见的人显然还是受了演义的影响,因为在演义里,单雄信原来是绿林头领,确实就是众人的“大哥”。

李世民为什么坚持要杀单雄信。《说唐》上讲历史上单雄信被俘后秦琼也在的,找李世民求情但李世民不答应。杀他的时候就是秦琼程咬金罗成他们几个一直在跑来跑去又求情又张罗事情的。李世民态度很坚决,非杀不可。我很奇怪,单雄信威望那么高,李世民要杀他时为什么瓦岗的弟兄不一起上,把单雄信保下来,或者悄悄放走,实在不行就拼了。说来说去,还是不把兄弟情义当回事,难怪单雄信与他们割袍断义,这帮人都对不起单雄信。演义里是反过来写了,不是世民坚决不肯饶单雄信,而是单雄信坚决不肯降唐。史实当然不是这样。